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
北大教授:如果教育陷入全面竞争 孩子会过早“夭折”
2021-10-01 00:00
本文摘要:看了一篇北大社会学教授渠敬东的演讲,想起了之前写过一篇《北大教授:比不爱念书更恐怖的是,一个孩子不贪玩》,内容也是基于北大教授郑也夫的演讲,他也是社会学系的。看起来社会学系的教授,可能都比力爱对社会现象举行反思,他们也都能有奇特的角度。还是老例子,我们一边叙述渠教授的看法,一边加入自己的看法,接纳夹叙夹议的气势派头。教育陷入全面竞争渠敬东教授演讲的主旨,是说我们需要反思,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。

官网

看了一篇北大社会学教授渠敬东的演讲,想起了之前写过一篇《北大教授:比不爱念书更恐怖的是,一个孩子不贪玩》,内容也是基于北大教授郑也夫的演讲,他也是社会学系的。看起来社会学系的教授,可能都比力爱对社会现象举行反思,他们也都能有奇特的角度。还是老例子,我们一边叙述渠教授的看法,一边加入自己的看法,接纳夹叙夹议的气势派头。教育陷入全面竞争渠敬东教授演讲的主旨,是说我们需要反思,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。

现在不少学校给出的教育模式,是让学生们时时刻刻都处在高强度的竞争中,渠教授举的例子是大学的绩点制度,是让学生在每一个课程、每一个单元、每一个自我治理上都要获得乐成。渠教授说的是大学,一般家长们更体贴的是中小学,为了考大学,考好大学,中小学的竞争,比大学可能要猛烈得多。笔者(超人爸爸)印象中,自己上学那会似乎还没有“月考”这个说法,最多叫小考试,也不排名,只有期中、期末的考试才排名。

但现在,小学可能好点,一旦进入中学,月考在各个学校,都已经很是普遍了,我也经常看到,一些家长为了孩子的月考结果而焦虑。不知道有没有半月考、周考之类的说法,搞欠好初三、高三可能有。学校的目的,固然是为了时时推动学生,任何时候都不要放松,但这样也成了渠教授所说的,要让学生在每一门课、每一次期中、期末考试、每一次考试、甚至每一次小考试中,都要赢。

也就是,陷入了全面的竞争中。这样的竞争,会把孩子们所处的情况,酿成森林,每小我私家都必须时刻小心翼翼,精神紧张,生怕弄砸了某一次考试。而为了要时时刻刻都能胜出,就必须对每一个阶段的学习、生活、休息时间举行详细的挤压和规范化,以期压榨出每一分钟时间的“剩余价值”。可是,岂论每小我私家怎么努力,最后的效果,也只有少少数人能“赢”,多数人还是因为排名的唯一性,成为输家。

而且,在这个竞争机制中,岂论输赢,每小我私家的心田,都是全面压抑的状态。所以,渠教授认为:当每小我私家在每一刻都胜出的时候,已经差不多注定失败了。

如果只为了“赢”来确定教育目的、任何时候的结果名次都市是你的“瘾”,那就像吸大麻一样,最后的效果就是年轻人过早地夭折。教育要重回学生的康健渠教授认为,教育应重回学生的康健,身体康健、心理康健、精神康健。他举了一个例子,他的一个学生,一学期要学11门课,学生们也很拼,经常熬夜。

这么大的强度,换他他也受不了。我们昨天才写的《为什么大家都在批判职场996,却对孩子们6117熟视无睹?》,其中也提到,孩子们长时间早起晚睡,连睡觉时间都不够,身心康健真是很难保证的。

除了康健,还要其他方面的损失。中学生、大学生们为了搞定这么高强度的学业,就没有空余的时间了,在多年高强度的竞争状态下,学生们普遍都很累,不光身体累,心也累。

没有时间休息,没有时间妙想天开,也就没有了时间生长自己的兴趣喜好。所以他们很难对学习之外的工具,再有热情,再有兴趣。然而,一个孩子的持久性、忍耐力,恒久保持对一件事情的热爱和忠贞,才是我们最需要的。

热爱和兴趣在《北大教授:比不爱念书更恐怖的是,一个孩子不贪玩》的文章中,我们写过,郑也夫教授也提出了类似的说法。早些年,他见到自己带的学生,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:你有什么兴趣?学生们都是一脸问号,过一会,心情酿成无辜。他对此的解读是:老师,你为啥不问我是哪的状元?十二年寒窗苦读,经由千军万马的厮杀,好不容易进了最高学府,你问我有啥兴趣?我没兴趣,我的时间都用来学习,用来考状元进北大了,你们谁给我生长兴趣的时间了?北大的学生都这样,其他学校呢?这可能真是一件挺悲伤的事。

可是,似乎又没有什么解决的措施,许多家长会说,嫌累你可以不用学啊,又没人逼你,你不学有的是人在学。别人都学你不学,等着未来搬砖吧。

官网

所以,现实是挺让人无奈的。解决之道在演讲的末端,渠教授是这么说的:我们千万不要让孩子过早地进入成人的状态,用时时刻刻的竞争和焦虑不安的心理来抹杀教育,抹杀我们的未来。所以要留住孩子们单纯朴素的心,让他有能力去喜欢他喜欢的事情、去追寻他所敬仰的人。

这才是教育的最终目的。一小我私家真正的乐成,在于他能够与世界息争,能够在前辈和子女之间,扩展出一连的生命,而不是每一次的竞争中,“赢”得只剩下了孤苦伶仃,只剩下疲惫的身体和残缺的心灵。他说的这个比力高峻上,但详细怎么做,他没说。之前郑也夫教授的说法,可以给大家一些参考。

他说,如果你上大学之前,都没有生长出自己的兴趣,那么大学四年是你最后的时机,如果再错过,以后就别想了。这时候,你敢不敢不去伺候绩点?如果你不敢,也许你会挺乐成,学习好、乐成保研,可是,你这辈子都找不到自己感兴趣的事了。

如果你敢,你就要蒙受相应的压力,你可能结果没那么好,想保研也没戏了,但你可能使用了这最后的四年时间,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,发现了自己可以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。同理,在中学的时候,你会不会、敢不敢不去那么拼名次,给自己空出来一点时间,做些学习之外、自己有兴趣的事?这个问题,没有尺度谜底。

每小我私家,都应该凭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做出更有利于自己的选择。为什么大家都在批判职场996,却对孩子们6117熟视无睹? 北大教授:比不爱念书更恐怖的是,一个孩子不贪玩。


本文关键词:米乐m6,北大,教授,如果,教育,陷入,全面,竞争,孩子,会

本文来源:米乐m6-www.dokkcafe.com

联系方式

电话:0124-444022277

传真:046-19913567

邮箱:admin@dokkcafe.com

地址: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察哈尔右翼中旗然明大楼14号